“宠坏”的猛禽康复回家,有望加入迁徙大军

“宠坏”的猛禽康复回家,有望加入迁徙大军
2016-10-16
中国 北京

——北京猛禽救助中心放飞3只猛禽重归野外

今天,北京猛禽救助中心(Beijing Raptor Rescue Center,简称BRRC)在北京鹫峰国家森林公园放归了三只猛禽,其中一只普通鵟、一只靴隼雕和一只雀鹰,它们均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2015年12月2日晚,救助人赵先生在家门口发现一只大鸟,赵先生发现它无法动弹,遂将其抱回屋中取暖。赵先生表示,这只鸟经过一夜的恢复,状态明显好转,就想尝试将其放飞,但发现它的翅膀不能保持平衡,便开始联系救助机构。据康复师周蕾介绍:“这是一只普通鵟,刚接到BRRC的时候,羽毛磨损相当严重,身上有很多处油污,并且散发着臭味,双脚指甲被人为地剪短,双侧翅膀的腕关节也有磨损性伤口,蜡膜大面积陈旧磨损。根据这些伤情可以推测这只猛禽有被非法饲养的经历。”经过在BRRC十个多月的康复,这只普通鵟的各项指标已达标,具备回归野外标准。

另外两只猛禽也均有被人非法饲养的痕迹,2016年1月26日,北京某部队张先生和武先生从十几米高的树顶上将有一只被困的靴隼雕解救下来,其脚上拴有脚绊,腿部磨损严重,身上还粘有粪便,尾部也被人为剪短。2016年10月1日,救助人公冶先生从绿化带草坪上捡到一只雀鹰,其脚上也栓有脚绊。

猛禽处于食物链顶端,在生态系统中占有重要地位,它们在控制啮齿类数量,维持环境健康和生态平衡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周蕾说:“中心所接救的伤病猛禽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于人为伤害造成的,非法饲养更是占了人为因素中的极高比例——34.56%。非法饲养猛禽会导致它们出现营养不良和行为方面的疾病,严重的还会导致死亡。事实上,由于非法饲养所刺激的盗猎活动已经给猛禽种群带来了极大的威胁。”近期有媒体报道,在国庆期间,护鸟志愿者在天津、唐山两地巡查共发现两大片非法捕鸟区域,累计拆除鸟网两万余米,解救火鸟近3000只,挂网死鸟5000余只,其中就包括9只猛禽(东方角鸮),4只活体,5只死亡。“市场上所见的每一只活体猛禽背后可能已经有至少十只它的同类死在不法分子捕捉、运输到贩卖的过程中。”

普通鵟秋季在北京居留的时间是每年的9月-12月,靴隼雕秋季在北京居留的时间是每年的10月份,而北京全年都有雀鹰居留。 “中心成立15年来接救了4400多只猛禽。它们是幸运的,然而即便康复回归野外,在它们的栖息地、在迁徙的路上,它们是否能逃脱被捕捉、贩卖、饲养、死亡的厄运,也取决于我们共同的努力” 康复师周蕾说:“请不要捕捉、购买、饲养、食用猛禽等野生鸟类,如果遇到伤病猛禽,请及时与北京猛禽救助中心或其他专业机构联络实施救治。”

 

——结束——

 

关于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简称IFAW)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动物福利组织之一,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在15个国家设有办公室,动物保护项目遍及40多个国家。IFAW总部设在美国,通过减少对动物的商业剥削,保护野生动物的栖息地以及救助陷于危难中的动物来提高动物福利。IFAW通过开展实际的救助工作和与政府合作来保护野生和伴侣动物。

 

IFAW官方微博:@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 https://weibo.com/ifaw

IFAW官方微信: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

 

关于北京猛禽救助中心

北京猛禽救助中心(Beijing Raptor Rescue Center,简称BRRC)位于北京师范大学校园内,占地1200余平米,综合了猛禽救助、治疗、康复、管理及宣教等多重功能。BRRC是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和IFAW合作建立的非营利性野生动物救助机构,是北京市园林绿化局指定的“专项猛禽救助中心”。

Post a comment

媒体联系

张琦 (IFAW中国办公室)
联系电话:
+86 10 6440 2960
电子邮箱:

专家

A.J. Cady, IFAW 高级项目顾问
高级项目顾问
Brian Sharp, IFAW 紧急救援官员,搁浅救助协调员
紧急救援官员,搁浅救助协调员
Dr. Valeria Ruoppolo, IFAW 兽医
IFAW 兽医
Dr. Ian Robinson, IFAW 副总裁,动物福利与保护
副总裁,动物福利与保护 (2003-2016)
Katie Moore, 动物救援 项目总监
动物救援 项目总监
Shannon Walajtys, IFAW 动物灾难救助主任
动物救助主任——灾后救援
Vivek Menon, IFAW合作伙伴-印度野生动物基金会代表
IFAW合作伙伴-印度野生动物基金会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