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康复的普通鵟,携GPS追踪器回家

成功康复的普通鵟,携GPS追踪器回家
2017-11-30
中国 北京

今天,北京猛禽救助中心(Beijing Raptor Rescue Center,简称BRRC)在北京鹫峰国家森林公园成功放飞了两只普通鵟,它们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2017年10月12日,猛禽康复师将受伤的普通鵟接到BRRC。据康复师周蕾介绍: “这只普通鵟是被救助人发现后喂养了几天才联系到BRRC的,刚到BRRC的时候看起来很虚弱,右腿有点瘸而且肿胀,腿上栓着绳子。同时,经进一步的X光检查,在其体内还发现了一颗弹珠,应是被人非法射伤。经过在BRRC一个多月的康复和治疗,现这只普通鵟各项指标都已达标,可以放归野外了。”

另一只普通鵟是2017年11月6日被接到BRRC。“刚到BRRC的时候,这只普通鵟口腔内有血,胸部和龙骨突处都有伤,羽毛有轻微的磨损。现在已达到康复放归标准,可以放归到野外了。”

为了更好的监测和追踪放飞猛禽的生存情况,此次放飞的两只猛禽都会佩戴GPS追踪器;监测数据除了能够帮助康复师在未来更好地进行猛禽康复和治疗工作,这些数据也具有科研意义,比如帮助科研人员更好地了解猛禽的迁徙时间和路线。

截至2016年底,BRRC救助的4475只猛禽中,非法饲养已成为威胁猛禽的主要人为因素,占了一半以上的比例,高达80.2%;同时,使用粘网、气枪或弹弓的非法捕捉及故意猎杀等行为造成猛禽受伤而来到中心的数量比例占14.9%。

参加此次放飞的北京师范大学生态研究所博士生导师、北京猛禽救助中心执行主任邓文洪教授说:“猛禽处于能量金字塔顶端,通过营养级对动物群落内的其它成员有一定的调控功能,是生态系统中的关键类群。同时,它们在维持生态系统稳定、调控动物群落成员的种群数量和保持生态系统中物质循环和能量流动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周蕾说:“能够被及时发现并及时得到专业治疗,这两只普通鵟是幸运的,然而即便康复回归野外,在它们的栖息地、在迁徙的路上,它们是否能逃脱被捕捉、贩卖、饲养、死亡的厄运,也取决于我们共同的努力。请不要捕捉、购买、饲养、食用猛禽等野生鸟类,如果遇到伤病猛禽,请及时与北京猛禽救助中心或其他专业机构联络实施救治。”

 

——结束——

 

关于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

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动物福利组织之一,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在15个国家设有办公室,动物保护项目遍及40多个国家。IFAW总部设在美国,通过减少对动物的商业剥削,保护野生动物的栖息地以及救助陷于危难中的动物来提高动物福利。IFAW通过开展实际的救助工作和与政府合作来保护野生和伴侣动物。IFAW通过宣传教育动员公众防止虐待动物,积极推行人与动物共同受益、和谐共处的动物福利和保护政策。

 

关于北京猛禽救助中心:

北京猛禽救助中心位于北京师范大学校园内,占地1,200余平米,综合了猛禽救助、治疗、康复、管理及宣教等多重功能。BRRC成立于2001年12月,IFAW BRRC是由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和IFAW合作建立的非盈利性野生动物救助机构,是北京市林业局指定的“专项猛禽救助中心”。BRRC的任务是为我国尚处于起步阶段的野生动物救助工作引入国际公认的救助理念和标准,以及成熟的经验和先进的技术。BRRC结合国外成功经验和中国国情探索出的救助模式,有助于提高救治猛禽的康复率,帮助我国野生鸟类救助与国际标准接轨,并为中国野生动物的科学救助积累了宝贵经验。目前,已有近四千多只猛禽被BRRC接收救治,其中55%以上成功返回大自然。

Post a comment

媒体联系

专家

A.J. Cady, IFAW 高级项目顾问
高级项目顾问
Brian Sharp, IFAW 紧急救援官员,搁浅救助协调员
紧急救援官员,搁浅救助协调员
Dr. Valeria Ruoppolo, IFAW 兽医
IFAW 兽医
Dr. Ian Robinson, IFAW 副总裁,动物福利与保护
副总裁,动物福利与保护 (2003-2016)
Katie Moore, 动物救援 项目总监
动物救援 项目总监
Shannon Walajtys, IFAW 动物灾难救助主任
动物救助主任——灾后救援
Vivek Menon, IFAW合作伙伴-印度野生动物基金会代表
执行总裁战略合作与慈善高级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