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给大象分等级,禁止国际国内象牙贸易

Split listing, protecting elephants at one level in one place and another level elsewhere, has inherent problems.  “如果你跨过这条河,你的牙将比你的命更值钱!”

试试看,把这句话告诉一头正要跨越边境的大象,一旦它步入这个国度,将面临着丧命的危险,只因为那里的人们视其象牙如金钱。

“不要买这个低价的象牙,买那个吧,因为那个是合法的。”

试试看,把这句话告诉一位亚洲消费者,而她正试图通过佩戴象牙手镯,融入到那些痴迷于“白色金子”的“时髦”朋友们之中。

这些对话并不是童话故事中的虚构场景。

这些现实是本月下旬将在南非召开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大会上讨论的几个核心提案。

对大象而言,这些场景再真实不过了,自从1997年一些国家将非洲象种群从CITES最高的保护级别——附录I降级到附录II,致使人们可以对不同国家的大象种群进行所谓的等级划分、拆分对待。

这种不同附录等级的区分,只是基于政治疆界人为地划分大象种群,却忽视了种群的生物学特征,因而导致了诸多问题。

大象是无法分辨政治疆界的。大象会迁徙到那些缺乏保护措施、视象牙如金钱的国家,因为长有象牙,它们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而这些国家(博兹瓦纳、纳米比亚、津巴布韦和南非)的政策决策者要求CITES允许他们将“本国境内”大象的象牙投放到国际市场,因为将“本国境内”的大象列在附录II,会更容易使其获得CITES批准,允许进行国际象牙贸易。

实际上,在过去的16年里,他们已经两次实现了象牙的国际销售。

两次CITES批准的“一次性”象牙销售打破了国际象牙贸易禁令,给大象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将大象列在CITES附录II上的这些国家曾两次出售象牙(一次是1999年出售给日本、一次是2009年出售给日本和中国)。 一项最新的调查发现,特别是2009年的第二次销售,更是引发盗猎大象所获象牙量骤然激增的罪魁祸首,其带来的负面影响不但巨大、且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广。

CITES批准的合法象牙贸易,不仅迷惑消费者还刺激了需求。之前无意购买象牙的人突然发现拥有象牙成为趋势,并视其为社会地位的象征。

我相信大多数的消费者是守法的。如果法律禁止象牙贸易,大部分人不会千方百计去购买一件非法物件。

然而,大多数的消费者认为市场上有销售即为合法,他们不可能区分象牙来自哪个国家,其来源是合法还是非法。他们以很低的价格购买象牙饰品,帮助野生动物走私贩从非法贸易中牟取暴利。

正是因为将大象列入附录II的国家出售象牙,刺激了亚洲象牙需求的增长,推高了象牙价格,助长了整个非洲大陆对大象的偷猎。

大象不会分辨政治疆界,而盗猎者和走私犯则会专门挑选盗猎的地点。

那些饱受动荡、贫困、腐败蹂躏,冲突频发的国家,是犯罪团伙的首选目标,因为在这些国家境内的大象更容易受到攻击和偷猎。最近一项研究发现,自2002年以来,森林象的种群数量下降了60%,比科学家预想的灭绝时间更快。整个非洲大陆,大象种群的数量不足四十万头,比我们预想的还要低。

所以,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支持由14个非洲、亚洲国家共同的提案16:将所有非洲象从附录II提升至附录I。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支持来自十个非洲象分布国的文件57.2:推动全世界各国关闭所有国内象牙消费市场,减少对消费者的迷惑,为执法提供便利,打击将“黑色”象牙非法“洗白”的犯罪活动。

IFAW强烈反对提案14和提案15:这两个提案将为更多的国际象牙贸易铺路,给大象带来更大灾难。

大象是世界的遗产,需要全球社会用尽洪荒之力。

我们不能将拯救大象的职责抛给非洲国家!

让各国政府给予整个非洲大陆大象种群平等的保护,禁止所有国际国内象牙贸易,使大象不再受象牙贸易的威胁。

大象的生死存亡取决于我们的行动!

--葛芮

Post a comment